当前所在地: 主页 > 视点之美 >47城隍判破棺 >

47城隍判破棺


2020-08-11


47城隍判破棺

记者/主持人:雪莉

来源:希望之声  (凡事不一定都非要自己亲眼所见才相信。况且,即使是亲眼所见,有时也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完整版:

点击收听

无开头版:

点击收听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着。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

=======

城隍判破棺

乾隆四年,我和东光(县名)的李云举、霍养仲一块儿在生云精舍读书。一天晚上,我们三人偶然的谈论起鬼神来,

云举认为有,养仲认为没有。几个人正争论中,

云举的僕人忽然说:「世间本来就有很多奇事,如果不是奴才我亲身经历的,我也不会相信的。有一次我从城隍庙前的乱坟岗子经过,不小心一脚踏空,竟然踩破了一具棺材。当夜梦到被城隍派人抓去,说是有人告我毁了他的屋子。我心里知道说的準是踩破棺材的事,

就辨白说:『你的那个屋子不应该在路上,不是我侵害你。』

那鬼又争辩说:『是那条路通到了我的屋子上,不是我的屋子故意设在路当中的。』

城隍微笑对我说:『大路人人走,这不能怪你。人人都没有踩破他的屋子,怎幺就唯独你踩破了呢?不能就这样放了你。你应该用冥钱来给他赔偿。』

之后又说:『鬼不能自己修理棺材。你给他在棺材上盖上木板,再铺上土就行了。』

第二天我就按照城隍神的指示办了。还烧了纸钱。就见一阵旋风过来把烧纸钱的灰捲走了。后来一天夜里,我又从那儿经过,听到有人叫我,招呼我坐一会儿。心知是那个鬼,急急的跑了回来。那个鬼大笑,那声音听着磔磔像是夜枭(猫头鹰,夜猫子)。就是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毛髮倒竖呢。」

养仲听了对云举说:「你的僕人帮你,我一张嘴说不过你们两张嘴。但是我总不能把别人见到的作为我见到的。」

云举说:「如果叫你审理案件,你是桩桩件件都要亲眼目睹之后才相信吗?还是要从有关证人的证词中取证呢?事事都亲眼目睹绝不可能。从众人的证词中取证,难道不是把别人见到的作为我所见到的吗?你还有什幺话说?」

此时大家相视一笑,结束了这个话题。

这个故事,有鬼无鬼,大家可以各持己见。但是有一个问题倒是很重要,那就是凡事不一定都非要自己亲眼所见才相信。不然我们还学习书本上先人留下来的知识做什幺?况且,即使是亲眼所见,有时也不一定就是真实的。眼见为实,不一定是正确的。

=======

王驴遇鬼

村里农人叫王驴的在田里耕地,累了在地头枕着土块躺下来休息。忽然他看见一顶轿子从西面过来,随行的僕人车马很多。轿子里面坐的是我的先叔父仪南公。

王驴奇怪仪南先生不是正卧病在床呢嘛,怎幺出来了?王驴急忙跑到仪南公面前请安问好。叔父和他说了半天话,才往东北方向去了。

王驴下地归来,听说叔父已经去世了。听他说的他所看见的车马僕从,正与家里给叔父烧的纸钱纸马的数目相符。

我家僕人沈崇贵的妻子,亲耳听王驴讲的这件事。过了一个多月,王驴也得病死了。可知大白天遇见鬼,是因为他阳气衰了不足以抗阴气,鬼才在他面前显现。

========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