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地: 主页 > 观点电脑 >失智症不只是「忘东忘西」,妄想、幻觉让照顾者压力大到求助精神 >

失智症不只是「忘东忘西」,妄想、幻觉让照顾者压力大到求助精神


2020-07-01


(中央社)
卫福部公布新版〈失智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从提升失智确诊率、提高对失智者家属支持服务、让更多民众了解失智症,打造友善社区,目标要在2025年达成失智友善台湾。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平均每3秒钟就新增1名失智症患者。根据卫生福利部2011-2013年全国失智症盛行率调查结果,65岁以上老人失智症盛行率为8%,2017年底失智症人口超过27万人,其中极轻度与轻度占75%、中度与重度占25%,40年后更可能突破85万人。

卫生福利部在2013年曾发布〈失智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暨行动方案〉(2014年至2016年执行),但推展成效有限,监察院在2017年时提出调查报告,认为失智症防治照护政策暨行动方案有缺失,对失智症者及照顾者的服务量能明显不足,有需求的民众可能「看得到、用不到」,因此2017年12月底,卫生福利部公布「失智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2.0」。

杯水车薪的长照服务,仅能缓解三成失智症患者的苦

订定纲领过程也参考公民意见,由台湾失智症协会在2017年11月透过线上问卷进行意见蒐集,共2,228人参与。结果发现,失智症家属最想着力的前三项依序为:

对失智家庭照顾者的支持协助 失智症诊断治疗及照护 大众对失智症认识及友善态度 失智症家属最需要「喘息服务」:照顾失智症妈妈,压力大到要看精神科

根据卫福部调查,台湾九成以上的失智者都住在家中,超过五成完全由家人照顾,三成聘请外籍看护,使用居家服务或本籍看护合起来不到1成,显见多数是家属承受照顾重担。

台湾失智症协会秘书长汤丽玉日前接受中央社记者採访时表示:

程小姐照顾罹患失智症的妈妈两年多,她非常努力想帮妈妈改善病情,不但把全职工作改为兼差,还带妈妈到处寻求偏方。

但两年下来,妈妈仍常忘记自己已吃过饭,吵着要求再吃,也常吵要出门,可是出门后又吵着要回家,有时在家里也吵要回家,甚至半夜吵要去银行领钱,令程小姐十分疲惫。有一天带妈妈就医时,医师建议程小姐应该儘快看精神科,因医师觉得她已濒临崩溃边缘。

《只想为你多做一餐》:亲自照护失智母亲需要多大的勇气?

卫福部次长薛瑞元说,对家属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喘息」。家属可以带失智者到「社区服务据点」,但过去可能因据点开放时间太短,使用未必方便。目前研议重整开放时间,如将过去每天开放、但只开半天改成一週开两或三天,但全天开放,家属就有足够时间可以休息。

服务据点不只提供课程给失智者,家属也可陪同参与、甚至可加入辅导谘商、按摩等服务,让家属有对象可以倾吐苦恼、抒解压力。若是互助家庭,也可以彼此倾听、交友,不会因为照顾家人失去社会参与。

目前全台有20家失智共同照护中心,结合医疗专业、社区照护资源,协助全民认识失智症、提升确诊率,也会教家属照顾技巧;另有134处失智社区服务据点、八处失智症互助家庭、七家失智症团体家屋。

薛瑞元说,今年会积极开拓社区服务据点,持续扩充到264个以上,估计可服务约4万多人,应可达到极轻度、轻度失智人口的四成覆盖率。

友善社区最难:「把骑楼弄平,却改不了民众佔用骑楼的习惯」

薛瑞元表示,随人口老化,失智防治和照护是全球议题,也是每个人都可能遇到的问题,但打造失智友善社区确实「比较麻烦」。为了让老人行走安全,薛瑞元说,他曾提出市区车速应降速到时速20公里,当时被一些民众骂翻,认为不实际。

但社区巷弄如果车行飞速、或没有无障碍交通工具,都会大幅降低老人出门意愿。未来人口持续老化,老人无法外出走动不仅对健康有害,社会也可能因缺乏老人的经济消费而受累。

薛瑞元过去曾担任屏东县政府卫生局长,屏东县也曾获高龄友善城市卓越奖;不过,薛瑞元坦言,拿到这个奖有部分蛮心虚,尤其是交通无障碍空间就没有很落实。

台湾推动高龄友善多年,薛瑞元举例,检视大众运输,到底有多少低底盘公车,或政府好不容易把骑楼高低不平弄好,要让行走更安全,却改不了民众占用骑楼的习惯;马路也可能高低不平,连轮椅通行都有困难,「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卫福部护理及健康照护司长蔡淑凤表示,除了无障碍空间,另一个重点是「失智友善空间」的营造,不单单只是无障碍,因失智者认知、判断、定向可能出现问题,要在环境、动线设计考量他们的需求,营造让他们情绪稳定、自在的空间。

目前台湾有75%失智症患者都是极轻度和轻度,汤丽玉说,

薛瑞元说:「高龄友善城市还有一段路要走,但是不能放弃。」处理失智友善社区需要创意,都市乡村条件不同,未来会徵求试办计画,发展出因地制宜的友善计画,提升大众对失智症认知、让失智者在社区也能安全活动。

民众先对失智症有认识,诊断率、服务率才能提升

莺歌大湖公共托老中心组长吴耀绮受访时说,实务观察发现,一般民众对长辈的接受度「不高」,常常社区要设立「养老院」等老人机构,就会有居民出来抗议,担心房价会跌,把老人视为「疾病」,自然就想要远离、排斥。

吴耀绮说,尤其有些失智长者可能会游走、会情绪失控,不了解的民众就会害怕、认为老人「干扰」他们的生活。有些父母的身教、言教也会影响年幼的孩子,不敢亲近长者。现在只能透过不断的宣导、教育,让民众更认识失智、不要带有歧视。

汤丽玉表示,民众对失智症认知和友善度是很重要的基础,若能建立起来,诊断率、服务的覆盖率才能提升。对民众最有感的政策就是「有没有好的诊断」、「确诊之后有没有服务可以用」,若能有效减缓退化,就可以让家属负担减少。

汤丽玉表示,根据全国各地举办多场的共识会议及网路意见,「大家超级有共识的是,失智症教育应该从小学扎根」。建议教育部应将失智纳入小学课纲,让小学生对失智症有足够认识,孩子们跟长辈接触机会大,可以早期发现阿公阿嬷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也可以避免照顾危机,或阿公阿嬷因失智、个性转变导致和孙子感情破裂。

向儿童借力的失智照护:让长辈即使失智了,依旧有尊严 失智症防治照护政策:2020年,368个失智症社区服务据点

薛瑞元表示,在长照2.0中,已将失智症患者照护列为最优先项目。过去长照评估常强调「失能」,但极轻度、轻度失智者不会失能或仅有轻微失能,进入长照服务可能受阻,照顾成为家庭最大冲击,且没有足够的居家、社区或机构资源能协助。

薛瑞元表示,在新版的照护纲领下,要努力把照顾系统建立起来。目前失智症的诊断率比较差,经常是因为就诊率不好,因为家属会有疑虑:「纵使带去诊断,证实是失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没有后端的照顾模式,家属没有诱因,要提高诊断率,一定要从照顾系统做起。

失智症防治照护政策纲领2.0订定中、长程目标,在2020年,希望全国有63处失智症共同照护中心、368处失智症社区服务据点;五成以上确诊的失智者及家庭照顾者可获得个管师的谘询转介及所需服务;在2025年则达到七成以上。

在失智识能方面,2020年希望全国民众有5%以上对失智有正确认识及友善态度;2025年达到7%以上。

汤丽玉说,应跨部会合力推动,但过去失智政策纲领1.0同样是跨部会的大型计画,「结果却差强人意」,有超过七成民众不知道相关政策,显示能检讨的空间相当大。现在的2.0版也是跨部会计画,但仍由卫福部监督考核,也让人担心能不能具体落实。

不只教育部,汤丽玉也建议,交通部主责交通无障碍、内政部管无障碍空间、警政机关常要处理失智老人协寻或发生偷窃误会事件等,劳动部应思考失智者的职务再设计,让极轻度、轻度失智者在职场就能复健等,各部会都有相关角色应该配合,不能只有卫福部独撑。



上一篇:
下一篇: